每日分享各种养龟知识、养龟技术分享、龟的饲养等等

养龟的你看不起谁了?龟圈竟然存在鄙视链

似乎所有的领域在发展的过程中,都会有从混沌到分化的时期。在分化时,阶级慢慢产生,矛盾也就开始凸显,龟圈也不例外。在国内酝酿了几十个年头,随着在境内人工繁育成功的龟种越来越多,玩家的数量随着龟种选择的增加水涨船高,慢慢成为了一个不大不小但数量可观的集体。

热爱龟的男女青年们放生海龟
存在感是人们的重要快乐源泉,而优越感正是存在感的其中一种形式。在龟圈,一些饲主或因为饲养经验丰富,或因坐拥名贵龟种而心生优越,这无可非议。但当这种优越变为对他人的鄙视,当龟友们按照一定的标准层层鄙视,形成像食物链一般的“鄙视链”时,龟圈龟友们和谐的天空便拥有了一丝畸态与变质的不良风气,龟友们的世外桃源也掺杂着世俗攀比的淡淡硝烟,显然不利于龟圈的良性发展。放眼龟界鄙视链,主要存在两种不同的鄙视标准:饲养技术与条件和龟种的经济价值。
▲安哥洛卡曾经一度是陆龟圈财富的象征
饲养技术与条件

在龟友对于龟种饲养的讨论中,对于探讨环境,龟友们总是乐此不疲。然龟分老幼,养有生熟,不同龟友的养龟条件与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不同,他们能给龟营造的环境也有差异,这一点在往期的文章中已有论述。鄙视链的起源来自不同龟友晒出的不同龟,野生下山龟还保留着大自然赋予的野韵,和饲主的养功关系不大;而例如人工苗带大的黄缘闭壳龟(以下简称黄缘),其品相优劣就和养功关系较大,当饲主拿出一只刀刻纹等分、背高身圆的人工黄缘时,便会有龟友好奇环境空间大小与要素分配、口粮配比之类的饲养技术与条件的问题。

▲纹路精美的黄缘闭壳龟

当各位龟友在群聊中将它们的环境秀出时,便会看到不同的环境布置。家里有院子的半水龟饲主拍出了一个小小动物园的景象;家在乡村的土豪龟友拍出了家里的鱼塘;空间允许的龟友为龟腾出一块地方,铺上白瓷砖,像打造游泳池一般设计了一个人工龟池;也有住在楼房中的龟友晒出了自己家里的一个个养龟整理箱和精致的过滤系统;还有学生党在宿舍用用一个简单的白盆养一些小龟。

▲“大户”家中部分安徽产黄缘闭壳龟种龟

大家其乐融融分享养龟环境时,总有一些龟友因为对自己环境的自信而开始了对环境较为简单,给龟空间较小的龟友进行指导。可在一些场景下,原本良性的互动慢慢演变成了讥讽与批评,居高临下的态度令人“窒息”,一些被批评的龟友并不是不愿意为龟花费时间与精力,实在是客观环境有限——毕竟不是每个养龟佬都有个院子,于是他们对自己或许无端受到的讽刺进行回击。要命的是,在这一个方面的鄙视还不够,在其它的要素如口粮方面也有这一优势方瞧不起劣势方,劣势方看不惯优势方的情形。

▲育归的繁育幼龟粮与繁育亚成体粮

恶性的鄙视关系在这一次次的冲突中逐渐发酵,形成了进口粮瞧不起国产粮、品牌粮瞧不起杂牌粮、仿野环境瞧不起人工环境、环境空间大瞧不起环境空间小等的鄙视结构,于是养龟这件事从环境和条件的层面完全演变成了一场攀比,这样攀比的心态之下虽然看似对龟没有什么不利,但问责内心,养龟这件事一旦变味还回得去吗?

▲非常漂亮的水龟苗环境

反观这一类的因饲养技术与条件差异而形成的鄙视链,在情感敌对的角度当然是非良性的,但若是将鄙视的态度转变成经验的分享、教程的制作,来推动龟友在龟类饲养技术上的进步,对龟圈整体素质的提高与对龟类的保护就有了积极的意义。

龟种的经济价值

因为这类原因而产生的鄙视链就显得毫无营养可言了。在几乎任何领域中,或者说在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用经济水平来分出高低上下不同档次的情况。不知什么时候,世俗的标准蔓延到了龟圈。不同龟类因为市场存量和审美偏好被人类赋予了不同的价格,但很可惜,一些人将日常生活中喜欢比较的思维带到了龟圈中,产生了价格高的龟档次高这一错误观念,形成了一条以龟种经济价值为标准的鄙视链。
▲上海龟展中单价15万元的金头闭壳龟苗

就水龟而言,批发的中华草龟和红耳龟单价不足一元,也有苗价就已经达到六位数的金头闭壳龟(以下简称金头)。在半水龟中,有苗价两百元左右的安布闭壳龟,也有达到前者价格数十倍的卢比达山龟、尤卡坦箱龟等。在小编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不论龟友拿出刀刻纹多么致密、头宽比例多么优秀、嘴型多么憨直、指爪多么有韵味的中华草龟,总会有另一个人拿出一只黄缘说到:“再怎么样还不是个草龟!”
▲正在爆螺的大头乌龟

一来,部分龟友对大头草龟身价数千甚至上万的现状选择性无视,过度地考虑其经济价值以及饲养后的回报率,毕竟非变异草龟苗的价钱之间的差距并不是很大。二来,在这些龟友的想法中无论品相多么表现优秀的草龟都逃不出所谓“低端龟”的池塘。这样的想法在龟圈中不在少数,饲养龟种单价价值上万的瞧不起大几千的,大几千的瞧不起一两千的,一两千的瞧不起几百的,几百的瞧不起几十的,几十的瞧不起几块钱的。在人类社会中,鸡头凤尾孰优孰劣尚有分说,而凭借售价的高低来评定一条条生命什么是“鸡”,什么是“凤”,偏颇中带着一丝可悲。
▲玩家正在展示他珍爱的红耳龟
可能人性中带着一些竞争与比较,也带着一些温情与悲悯吧。还是那个“贬低”草龟的龟友,在因为没有救活一只感染肺炎的黄喉拟水龟后心情低落,说道:“还是害了条性命。”我们经常说生命不分高低贵贱,但是我们身在其中,有时难以在迷雾中看清本质。
▲医护人员为赫曼陆龟注射药物
举两个小例子与诸君共赏:2010年,南种黄喉拟水龟(以下简称南石)的市场价格普遍在每只大几百块,在最为辉煌的年代,甚至可以达到上千元的单价。那时的南石可谓是各路龟友的宠儿:梅花头、墨底板、三黑等品相分级也应运而生。随后的故事我们也知道了,目前,一只当年生的南石龟苗单价不会超过20元,有相同经历的龟种还有其它两类黄喉拟水龟(以下简称小青、大青)、黑颈乌龟、安南龟等等。它们原本都是相对名贵的龟种,因为驯养难度低,产量大而使得价格下降甚至暴跌。我们不免担心,这是否会影响它们在饲主心中的分量?
▲飞入寻常百姓家的越南国宝安南龟
我身边有在市场价格较高点买入小青的龟友,不论市场上的单价如何变化,当别人在感叹龟市低迷、价格一落千丈时,他只会附和一句,回头看他的小青,从苗子一点点带到成年,眼里依然闪着充满热爱的光。有智者云:市场价格和玩家没关系。的确,我们的购买能力和市场价格,但一条生命到你我手上时,之后的起伏波动便与市场无关,龟友们大多不会依赖他们的爱龟获取丰厚的收入,只是因为欣赏它们的美,热爱它们的生活方式,也寄情于它们罢了。不论是一只红耳龟,还是一只金头,在龟友眼中,没有生命贵贱之分,只有热爱浓淡之别。
▲北京龟友记录了她的钻纹龟的生长过程
第二个例子想说明,什么对于生命来说是重要的。小编比较喜欢一种说法,一个在床上风烛残年的老人,在他生命最后的时间里,一切都会像放电影一样重来一遍。那时候出现的画面,可能是童年时蹒跚学步的样子、做游戏的场景;青年时情窦初开的脸红、初入职场的生涩与朋友的帮助、初为人父人母时那手足无措又惊喜的样子;人到中年,孩子生病时的担心、孩子在学校给你添麻烦、孩子上大学后和爱人的二人世界、从孩子结婚到儿又生孙……
▲老人和与他相伴多年的拟鳄龟

而在我这么一个养龟佬的那部“电影”里,会有买的第一只龟,会有那只因为水位过高溺水的草苗子,会有半夜听到有动静发现大草龟下的那一窝蛋,会有第一次孵出来的黄缘苗等等等等。而那些龟类市场行情的跌宕起伏,养黄缘比养草龟高贵多少,显然只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与笑话,而那些对龟的感情,看着龟宠一天天长大的喜悦,却是生命中历久弥新的难忘经历。
图片来源:网络、龟友任皇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养龟君,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aj333.cn/4459.html

最后编辑于:2020/4/7作者: 养龟君

每日分享各种关于,养龟知识、养龟技术分享、龟的饲养、龟的品种、等等方面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