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分享各种养龟知识、养龟技术分享、龟的饲养等等

养龟小知识:世界最大的龟类保护组织TSA是什么来头

如果我们把目光投向动物保育这件事,它总是被聚焦在人民群众而非官方部门身上。的确,在保育方面,不论在中国还是海外,私人慈善基金或以NGO名义发起的组织承担着更多物种保护的工作。21世纪初期,中国本土和进口龟种的市场需求(餐饮或观赏用途)极大地造成了一些濒危龟种数量的增加,尽管一些例如越南国宝级龟种安南龟和我国的黑颈乌龟,几年的时间从濒临灭绝到被一些商家与繁育者的繁殖成功,甚至在市场上成为数量可观、价格不高的商品龟,但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对于一些极危的龟种,目前有繁殖延续能力的只有更权威的保育组织,而其中知名度最高的当属TSA(Turtle Survival Alliance),可被翻译为“龟鳖生存联盟”。

▲曾经一度濒危的黑颈乌龟

去年的斑鳖新闻我们非常熟悉了,越南还剑湖中的斑鳖“龟祖”在2016年1月没能抗住河内的冬天而离世,中国苏州动物园的一对斑鳖,雌性斑鳖在2019年4月因人工授精失败驾鹤西去,只留下雄鳖这一孤独的身影。

另两只野生斑鳖,一只在越南东莫湖中,神龙见首不见尾,2008年有幸曾被摄影爱好者的相机捕捉到探头瞬间,之后的十几年中便难觅踪影。还有一只在河内西部的宣汉湖中,2017年被研究人员拍到,2018年4月23日,TSA宣布美国华盛顿州立大学助理教授Caren Goldberg通过检测环境DNA(eDNA)确证了该斑鳖的存在。这一个体的发现极大地提高了人们将斑鳖这一物种留在地球上的可能。

▲居住在苏州动物园的百岁老斑鳖

▲TSA的研究人员正在为斑鳖人工授精

不仅仅是斑鳖,目前最具权威性的组织TSA在龟类保育方面的光彩遍布水龟、半水龟、陆龟等各类淡水龟鳖,他们常年招募专家学者和有经验的志愿团体或个人,这个高手如云的组织为龟类保育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

二十年前,随着龟友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国人不再满足于古朴色素的国产龟,将目光放在了东南亚各种色彩鲜艳的半水龟上,有供求就会刺激市场买卖,于是龟类走私贸易愈发猖獗,在亚洲90种龟类中,有67种被认为是濒危物种,比例超过三分之二,史称“亚洲龟危机”。在当时这样的背景下,TSA依托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于2001年被创建。

TSA专注于“龟类零灭绝”这一目标,在全球进行实地研究、制定保育计划、修建繁育设施、组织各类宣传和培训活动等,以促进当地龟种保护意识的觉醒和法律法规的执行。2005年,它被注册为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组织。2009年1月,TSA在美国得克萨斯州沃思堡设立总部。自此,壮大后的TSA不再需要IUCN的保护,开始了独立工作。

▲TSA的工作人员正在给一只黄额闭壳龟测量

▲这是他们醒目的标识logo

TSA面向全球建立合作伙伴关系,重点放在全世界有灭绝风险的龟类以及热点地区的高风险品种。他们通过不懈的努力与动物园、水族馆、大学、私人爬虫玩家、兽医、政府机构和其他保护组织建立合作关系,采用教育宣传、保护野外环境、保护原生地,以及易地(非原生地)圈养管理相结合的保护方案,尽可能恢复野生种群和建立保护区的同时给与部分人工繁殖以协助种群延续。

经过十年如一日的努力与坚守,TSA被广泛认为是促进龟类保护有效且反应迅速、有力的组织,该组织目前已经发展成为保护龟类的全球力量,其支持的项目和计划包括伯利兹、哥伦比亚、欧洲、马达加斯加、美国乃至整个亚洲地区。2013年在南卡罗来纳州成立的龟类保育中心(TSC),该中心有着32个龟种和多达500多只个体,大大地提高了易地保育的管理能力和以人工繁殖来延续最脆弱的龟种的能力。

▲研究人员向政府工作者展示龟种在保护区的生存环境

▲当地志愿者一起为即将放归野外的龟种测量身体数据

当然,不是所有的工作都始终在直接拯救物种而总有着临危受命般的惊险,日常的工作也是鲜为人知得频繁出现。TSA经常出现在一些技术性不那么强的工作中,例如调查某区域的龟鳖品种、通过志愿者让公众了解并践行龟类保护的理念等。

在一次美国密西西比河流域的野外龟鳖考察活动中,研究人员与志愿者来到Fort Worth和Trinity河流域的调查龟鳖品种以及各个品种大致的种群数量,同时还有研究龟背附生藻类植物的科研项目。

▲大家一起收获地笼里捕捉到的龟鳖

▲捕获的地图龟张口拒不配合实验

▲捕捉到的成体雄性德州伪龟也成为取样对象

在用亚洲鲤鱼作为诱饵一段时间后,有六种龟鳖进入了实现布置好的笼网。分别有:拟鳄龟、巴西红耳龟、密西西比地图龟(以下简称地图龟)、刀背麝香龟(以下简称剃刀龟)、德州伪龟和角鳖。

在判断完不同品种与不同生长阶段的龟鳖后,研究人员选择了地图龟与德州伪龟进行龟背附生藻类植物的采集。另一小组负责对采集到的龟鳖种类进行数据测量与记录,并在龟身体内植入芯片便于跟踪掌握它们的位置,将来回收后再进行数据对比。对剃刀龟进行相同的操作之后,研究人员与志愿者把刚刚捕获的龟鳖放归捕获地。

▲研究人员在测量龟甲的厚度

▲研究人员为巴西红耳龟植入芯片

▲排队准备溜走的龟龟们

这样的日常工作在一年内不计其数,他们用一次次实地观测与考察将龟类的生存现状描绘出来。不管是数量可以达到泛滥地步的巴西红耳龟,还是只有三只存世的斑鳖,研究人员用对生命一视同仁的长远眼光看待所有龟鳖,也以开放合作的姿态迎接全世界热衷于龟类保护的志愿者们。

TSA贡献的卓越之处,并不仅仅局限于组织尖端人才对龟类保护的理论研究,而在于他们心系全球龟类,在亚非拉等发展中国家地区,在一些充斥着盗猎与滥杀野生动物的地区,对动物保护与保育进行启蒙。你会看见尖端的学者进行着技术性的检测,一张张并不富有亚洲人或者黑人面孔,手捧着从渔网与陷阱下救助下来的一只只龟,眼里充满了人性中可贵的悲悯与共情。

▲TSA在非洲与当地政府合作建立保护地

▲田径奥运冠军David Verburg参与TSA今年11月在佛罗里达的调研

▲由TSA参与的马达加斯加被盗猎的辐射龟拯救计划

2014年TSA与缅甸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CS)合作了缅甸星龟的保护计划,该项目由来自不同领域和机构的十多位科学家组成。当年在缅甸各地的4000多只星龟中由150只被重新引入回它们的原始栖息地。

南美巨龟(学名:Podocnemis unifilis)是拉美地区最大的侧颈龟和淡水龟,也是一种体型巨大的素食水龟,分布在亚马逊河流域,由于人类对其肉和蛋的捕食而变得极度濒危。TSA在哥伦比亚Meta河流域招募了近25人监管这片区域每年12月-3月的南美巨龟产蛋及雨季的幼龟出壳。2019年,他们保护了2497个巨龟巢穴,迎来了116787个蛋破壳而出!

▲与缅甸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CS)合作的缅甸星龟保育项目

▲在哥伦比亚的分组织保育下的一次大规模幼龟出壳

一年又一年,我们看到龟类的生存环境得到了改善,龟友们在龟市上也能见到越来越多的保护龟种出现数量不少的人工个体。和TSA一样,在不为人知的各个自然保护区和保护组织的推动下,被救助的龟类得以延续种群并被放归山林、溪涧与沙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世界,正通过学者与志愿者们一点一滴的努力渐渐如我们所想和所愿。育归欣归,愿与各位关注龟种保护事业的仁人志士同行,恪守在人工繁殖和救助龟种的道路上尽自己的一份力。

▲去年哥伦布动物园的TSA团队繁育出的珍稀龟种幼体

▲TSA所创办的龟类杂志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养龟君,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aj333.cn/4395.html

最后编辑于:2020/4/6作者: 养龟君

每日分享各种关于,养龟知识、养龟技术分享、龟的饲养、龟的品种、等等方面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