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分享各种养龟知识、养龟技术分享、龟的饲养等等

新型冠状病毒与龟鳖有关系吗?家用消毒不止是酒精

2020年,与龟为生——养龟,不忘初心

2020年的魔幻开局从新型冠状病毒开始,由于卫生部门给出的最初传播原因是由于食用野味而引起的病毒感染,于是“野味”二字在所有人的脑海里崩裂开,其连锁反应果不其然地波及到了养殖业和宠物业,也实打实地影响到了宠物爱好者们的日常饲养。究竟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和两爬龟鳖有没有关系?我们来辨一辨。

弃宠杀龟丢鱼放飞鸟?

疫情刚开始的时候,由于野生动物的关系,新闻不仅说到有人遗弃和杀害猫狗,还有某些地方花鸟市场倾倒金鱼、乌龟进垃圾桶等行为,甚至还有一篇“蛇类有可能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传播者”的误导文章,让人不禁感叹恐慌中的人性,极端盲目的地方执法还是存在,无知的民众更笔笔皆是。

回顾1月底在天津和南京某市场出现的事件

果不其然,爬行纲龟鳖目下的成员们也因为所谓推理与所谓管理被钉上了“有害”二字,与此毫不相关的水产业和其他养殖业都纷纷被查封,且不说鸡鸭因各种原因无法出栏上市,还有成千上万的供肉食的牛蛙、甲鱼等居然会因涉“野生动物”范畴而被许多地方管理办要求扑杀销毁。

近期以广东省为代表的当地处理力度非常大

在此,我们必须作为同样受影响而业务停摆的行业一员指出一些误区,冠状病毒是否会和人工饲养的动物以及是否和龟鳖为代表的爬行动物相关?答案一定是否定的。冠状病毒的起因和传播始终在未定论的调查和讨论中,但人工饲养繁殖的动物和爬行动物无论如何与之都没有关系。

什么是病毒?

我们都知道本次来势汹汹的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会引起人类患者严重的呼吸道患病,那么我们不妨从病毒的载体:宿主、中间宿主以及最终宿主,来为龟以及其他两爬类动物分析。这得从病毒的自然宿主与中间宿主的概念讲起。
自然界存在着多种多样的病毒外形
这里首先提到一个“宿主”的概念,指病毒最初寄生的生物体环境,通俗的说宿主就是病毒的最初来源。因此自然宿主决定了病毒的特性,包括:生存温度、传染方式、遗传物质等等,由于本次的新型冠状病毒与SARS类似,官方几乎将病毒源头锁定为了蝙蝠,蝙蝠作为是本次疫情病毒的源头宿主。除此以外还有中间宿主,简单的来说可以比喻为病毒的“快递公司”,以个体为单位向最终宿主“派送”病毒。
▲SARS的源头宿主中华菊头蝠

而最终宿主,指病毒发病的生物环境,在本次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中,最终宿主就是人类。重症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的传染方式是由蝙蝠传染给果子狸,之后再传染给人,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由蝙蝠传染给骆驼再传染给人类,埃博拉病毒也有证据显示蝙蝠是宿主。以上的三大病毒,在宿主都为哺乳纲翼手目的情况下,皆以哺乳动物之间的传播方式进行传染,传染过程全程与两栖类、爬行类动物无甚关系,冠状病毒也是如此。

高致死率的埃博拉病毒的传播模式

究其细节的话,也可和病毒本身的繁殖模式有关。病毒的构成分为蛋白质外壳和遗传物质两部分,它们无法自己合成蛋白质增值,只能依靠其他生物的细胞。它们进入生物体内,首先需要能够对应识别出相应的细胞蛋白质,针对性地入侵细胞释放RNA链、复制蛋白质外壳、组合新病毒体增殖,而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的细胞蛋白质不同,爬行动物病毒只能识别出爬行动物的细胞,哺乳动物病毒也只能识别出哺乳动物的细胞,两者并不能混合传染。

▲这是一个以HBV乙肝病毒为例的示意图

在之前的一则新闻中,当央视记者连线奋战在抗击疫情一线的李兰娟院士时,善意的提醒各位宠物爱好者要在保全自身安全的情况下加强对宠物的管理,言下之意是要将自家宠物看管好,尽量不要让宠物接触到病毒,这样自身也有风险。这在有些无良媒体的笔下成了“宠物是病毒传染的载体”的谬论,以及一些本身对动物厌恶的群众不怀好意加深误传导致人心恐慌。以两爬为代表的爬行动物宠物本身就不被人们所熟知,恐慌中的一把火足以引燃整个市场。

人工vs野生

那么为什么不分青红皂白,就将人工繁殖的动物扑杀?法律中人工与野生的不明确区分是最关键的一点。不仅仅在于当下人们对于动物的认知偏颇,当前我国的动物相关法律由于不区分人工与野生,并且执法人员难以分辨个体是人工还是野生,在遇到事件需要定性的时候一般直接认定为野生动物。同样以保育动物为例,其人工养殖的动物饲养证上写的也是“野生动物繁殖驯养许可证”,不论是多少代的人工个体都没有办法找到相关文书条例来佐证其身份。

百度能搜到我国各种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证

这种分辨方式有点接近:“只要是野外看得到的动物,只要出现在市场里哪怕是人工繁育也是野生动物”的说法。以草龟举例,国龟中最家喻户晓的龟种,属于三有动物(有益的、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野生动物),在69号文件颁布以前,饲养草龟实际上是需要养殖证的,但千家万户养着草龟的估计都找不到几本证件,就算是有心人想去办证,也会因为饲养场地等苛杂的条件被退回。

成熟的草龟养殖产业,肉用药用做宠物均有

但这能说明大家的龟是野生的吗?草龟在我国早已人工稳定繁殖多代,野外捕捉草龟对于龟商而言不符合最基本的利益,野生龟苗的成活率还远远比不上自行繁殖的龟苗,在这样的基础上其实不止是草龟,市面上大部分龟类都已经历了数代甚至数十代的人工繁殖,已经不符合野生动物的最基本定义:生存在自然状态下的,非人工驯养的动物。当下的它们急需被定义和正名。它们的生命,本不应该用来给某一位贪食野味的“老饕”买单。

某些人工繁殖的黄缘驯化度高,能在手上吃食

和其他许多动物一样,龟也是当前不够明晰的条例下最直接的受害者之一,虽然当前处理疫情可以理解,有关部门认为花鸟市场是春节流动人口聚集地点,有必要集中整治、防疫,但是在没有直接证据指明龟类是新型冠状病毒的宿主的情况下,龟、金鱼以及爬行动物也成为了尸位素餐的替罪羊,我们呼吁疫情之后能规范管理和识别,保障广大无辜从业者以及每一条动物生命的利益。

人工与野生的区分,刻不容缓。

疫情期的消毒Tips

在讨论的最后,不得不和大家提到另外的关于疫情期间乃至日常饲养、家中的消毒事宜。我们作为多年从事动物饲养的合法企业,在有关部门的监督下,已经有着非常系统的日常消毒卫生流程,相比没有来源、随意捕捉的“野味”市场,人工繁殖行业要专业和严格得多,对于疫病防范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最重视的环节。
欣归生物科技的苏卡达陆龟饲养环境

我们的日常饲养的疫病防范以细菌、真菌、病毒和寄生虫这几类为主,除了龟鳖行业以外,犬猫宠物店和宠物医院等由于和日常动物管理饲养密切相关,各类病毒细菌频发,如掉以轻心则会引发全部动物感染导致严重的生产损失,因此大家的消毒灭菌工作就做的格外细致,几乎2-3天就会做一次卫生工作,有关部门也会按月或季度来检查。

因此我们配备了自己专业的用品,并且对这类用品有着几项必要规定:

1、必须能有效杀灭各类广谱的细菌、病毒、真菌等

2、不能对动物和饲养环境有任何刺激性气味或反应产物

3、必须是安全无毒无污染的,动物可直接接触

17年后的今天,人们又一次因为自身的一时贪念重演了SARS的悲剧,对未知的恐慌以及猜测滚成一个巨大的雪球,许多真相被埋藏和掩盖,谣言只能通过一次次有心的解释得以攻破。因为贪婪带来的灾难,让无数人在本应无比欢乐的日子里受到生命的威胁,让更多的人在理应团圆的日子里走向战场。龟只是爬行类动物中的一个缩影,其他所有爬宠、犬猫、小宠也和人一样处在风暴的中心,截止本文发稿我们发现广东省林业重新规定并排除了一些动物的禁令,愿我们最终能够平安度过这个寒冬,愿我们的行业能在正确规范的管理下重现复苏。

图片来源 | 网络、欣归生物科技

声明:本文为原创,作者为 养龟君,转载时请保留本声明及附带文章链接:http://www.aj333.cn/4052.html

最后编辑于:2020/4/5作者: 养龟君

每日分享各种关于,养龟知识、养龟技术分享、龟的饲养、龟的品种、等等方面的知识